军妆

赵暖暖

首页 >> 军妆 >> 军妆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 帝少专宠:娇妻,放肆撩 一胎两宝:墨少,嗜妻如命 总裁老公,太撩人! 重生之下一战影后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国民校草是女生 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豪门崛起:重生校园商女 勾心总裁,我不卖
军妆 赵暖暖 - 军妆全文阅读 - 军妆txt下载 - 军妆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第1420章 大结局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第1479章

洛恋和钱夏回到钱家的时候,恰好钱夏的堂弟钱乾也在,他懒洋洋的躺沙发上冲二人笑:“大哥大嫂怎么舍得回来了?”

钱夏瞪他一眼:“多大的人了,站没站像坐没坐相,让爷爷看到了准又得训你!”

“爷爷对我已经绝望了,不会训我的……”钱乾嘴上这么说着,却是正儿八经的坐了起来,“老爷子可是见天的念叨你,你要是真孝顺,就多回来看看他。”

“这段时间这不是忙嘛。”

“你什么时候不忙?”钱乾哼一声,“你恨不得粘大嫂身上别分开了,哪会有不忙的时候?”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钱夏一巴掌拍他脑袋上,“你大嫂现在大着个肚子,我做丈夫的不好好照顾她还算是人吗?”

“我可没说不让你好好照顾大嫂,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在照顾大嫂的同时,也照顾一下爷爷,他退休了,最需要的是小辈们的陪伴。

一直以来,他最看重的是你,所以直白的说,他最需要的是你的陪伴,可你呢,一个月不回来一次,合适吗?”

他转头看向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一声的洛恋,“大嫂,你别误会,我不是针对你,我是心疼爷爷,虽然他总是训我,可是我知道,他都是为了我好,算了,我不说了,你们去看看他吧。”

钱老爷子瘦了好多!

这是钱夏和洛恋看到老爷子的第一感觉,上次见面是一个月之前,视觉上,应该瘦了十斤不止,“爷爷,你……”看着有些憔悴的爷爷,钱夏一脸的愧疚。

“爷爷……”洛恋也是一脸的懊恼,她和钱夏结婚以后,似乎总是钱夏在迁就她,忍让她,而她,完全忽略了钱夏这边的家人。

钱老爷子冲俩人摆摆手:“没事儿,我最近在减肥呢,年纪大了,太胖了不好,瘦点健康……”顿一顿,又道,“晚上一起吃饭?”

“是的。”洛恋抢先应下来,她怕钱夏为难。

“好,好……”钱老爷子开心的笑,“让李妈多准备几个菜,今晚上,咱们一家子好好团聚团聚,吃完了,你们早些回去,别让老乔两口子等。”

……

第二天一早,洛恋给洛叶打电话:“洛洛,我和钱夏商量了一下,还是不去你家住了,不是长辈们不同意,是我想要弥补。

以前我真是太不对了,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爷爷奶奶那边没照顾到,公公婆婆和老公公这边,就更没照顾到。

我们只是留在家里吃了个晚饭,我老公公就高兴的和什么似的,我真的很难把他和以前那个严肃不苟言笑的老爷子联想在一起。

搬到你们家去,最开心的是我,我爷爷奶奶也会开心,但是,对钱夏他们家的长辈们不公平,我想这段时间和钱夏两边多跑跑,多陪陪长辈们。”

沉默了一会儿,洛叶道:“行,你这样想也对,既然认识到不对,想要弥补,就好好去做,但是,前提是,先保护好你自己和你肚子里的孩子,要不然,他们不会真的高兴了,对于长辈们来说,代代相传,是他们最盼望的事儿,明白吧?”

“我明白,你没有不高兴吧?”

洛恋的声音中明显有些忐忑,洛叶就无奈的笑:“咱俩认识多少年了,你还这样想我?我让你来我婆婆家,也是希望你能心情好一些,既然你已经找到了让自己心情好的更好的办法,我为什么还要强求呢?”

电话那端的洛恋就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看一眼时间,洛叶道:“行了,我不和你说了,今天我们这边还要见客人,我得去帮忙,有事儿你就给我打电话,好不好?”

“行行行,你赶紧忙,回头再聊。”洛恋说着赶紧挂断了电话。

得知洛恋不过来了,星弄嘴巴就嘟了起来,洛叶好笑的戳她一把:“行了,她说的有道理,咱们以后在一起的日子长着呢,有差这一天两天的。”

“我最讨厌别人出尔反而了。”星弄还是气鼓鼓的,“来这儿住着又不是不能出门了,到时候她和钱夏一起去看钱夏的家人不是一样吗?”

“当然是不一样的,她这样做,是希望钱家人知道,她也视他们是家人,你想啊,她和乔爷爷乔奶奶来了夜家住着,然后,她和钱夏像走亲戚一样回钱家,你说,这感觉上是不是钱家还不如夜家重要?”

琢磨了一会儿,星弄就泄气的瘫在沙发上:“真麻烦。”

“我得去看看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洛叶招手把一双小儿女唤过来,“你们俩陪着球儿阿姨,一定把她陪开心了。”

“好!”

小南小北异口同声的向妈妈做保证。

星弄就一头黑线,敢情,在这娘仨的眼中,她才是真正属于孩子范畴的?

……

会面就设在夜家正厅,其实说起来,只是双方亲家见个面,也不必布置的特别隆重,但是,因为七叔和七婶曾经的矛盾,战平是从小在战家长大的,夜家长辈们就希望给予他更多的补偿。

是以,虽然只是见个面的事儿,却正儿八经的把大厅布置了一番,一进门,就觉得哪哪儿的都透着喜气。

七婶战雨英一向话少,面部表情也少,但这一次,她看到夜老爷子老太太也跟着忙活,就真的有些动容,也暗自懊恼自己曾经的举动。

瞅了空,就一脸认真的向夜老爷子夜老太太道了歉。

这是自她嫁到夜家来,第一次如此郑重其事的承认错误。

夜老爷子夜老太太都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老太太赶紧上前拉着她的手:“雨英,都多少年的往事儿了,你咋还惦在心上?

再说了,那也不能怪你,要怪就怪老七,要不是他那个死倔性子,你们娘俩也不用受那么多的苦,要道歉,也是他道歉。”

“是是是,应该是我道歉。”七叔赶紧上前,一脸笑的向老爷子老太太恭手,“爹,娘,都是我的错,让您二老跟着担心了。”

老太太就瞪他一眼:“谁让你向我们道歉了,是向你媳妇和你儿子道歉。”

七叔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随之痛快的转向妻子恭手:“雨英,对不起!”又转向战平,“小平,对不起!”

娘俩没想到他真的会这样做,都有些愣神儿,待回过神来的时候,眼眶子都有些微微的红,娘俩的表情刺激了七叔,他就一左一右揽住俩人,再次道,“对不起!”

回过神来,发现大家都看着他们笑,战雨英红着脸推开丈夫,瞪他一眼,转身去了厨房。

夜老爷子和老太太相视一笑,这个结,算是彻底解开了,他们,也不用再惦着了。

……

楚家今天也是一片忙碌,一大早,楚新蓓就起床收拾打扮,衣服换了一套又一套,就总觉得看不顺眼,最后索性闭眼摸了一套穿在身上,不再去看摆了一床的衣服,免得继续犹豫。

楚父和楚母更是紧张的不得了,他们真是做梦都没想到,会和那样的人家结了亲,虽说女儿一遍遍的向他们强调,夜家人同意这门亲事,对女儿也特别好,但他们始终有一种不真实感。

还好大哥大嫂答应一起陪着去,要不然,他们更不知道紧张成啥样了。

楚大伯和大伯娘那边也不比这边好哪儿去,他们这些年生意是做的不错,可那是针对普通人家来说的,要是和夜家这种大家族一比,那真是连小指盖都不算的。

“爸爸,爷爷奶奶今天怎么那么奇怪?”半躺在沙发上的小孙子楚天豪一脸好奇的向坐他身边的爸爸楚新刚问道,“我看他们从早上就不断的照镜子,为什么?”

楚新刚就笑着摸摸儿子脑袋:“因为他们要去帮小姑姑看婆家,所以就要打扮的好看点儿,不给小姑姑丢了脸。”

“我也要去!”楚天豪一脚跳到地上,伸手拉着楚新刚,“爸,你也去,咱们一家人都去!”

“天豪,听话,等小姑姑结婚的时候咱们都去,现在不行,现在要长辈才能去,咱们是小辈儿,都不能去。”

“不行,我就要去……”楚天豪一把甩开楚新刚,“咕咚”坐在地上开始号啕大哭,“不带我去我就不活了,你们走了我就撞死自己,不信你们就走走试试……”

楚家大伯娘就瞪一眼儿子:“你这张嘴就是缺个把门的!”

“妈,是你和爸总在这儿磨蹭,怎么能怪我?”楚新刚一脸委屈的道,“我要是不和他说实话,你们认为他会信吗?”

“哎!”无奈的叹一声,楚母上前哄小孙子,“天豪,今天的事儿你真的不能去,奶奶答应你,过了今天,你想去哪儿奶奶和爷爷都陪你去,你想要什么,爷爷奶奶都给你买,行不行?”

“不行!不行!不行!……”

大伯父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孙子那叫一个心疼,就狠狠的瞪了一眼儿子。

知子莫若父,儿子和小孙子实话实说,就是希望他们能带上儿子一起去。

自从知道侄女找了这么牛气的婆家,儿子心思可就活络起来了,不同于他和妻子的紧张,儿子却认为这是绝佳的机会,一刻都等不得的想要和夜家搭上关系。

他和妻子商量再三,还是决定不带儿子儿媳去,如果只是一般的大富大贵之家也就罢了,这样的人家,他们是万万造次不得的,他可不希望儿子弄巧成拙,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他就上前接起电话,是二弟打来的,问他们出发了没有。

“马上,我们马上走。”大伯父赶紧道。

“天豪怎么了?”

“哎,非要跟着一起去,在那撒泼呢。”大伯父就道。

电话那端就没接话,显然,楚父也不希望楚家的小霸王一起。

“放心吧,我们误不了,马上就出发。”大伯父又道。

却听那边的二弟突然道:“让新刚两口子和小豪都一起去吧。”

“这合适吗?”二弟突然的态度转变,让大伯父有些摸不着头脑。

“新蓓说的,让一起,就一起吧。”

“好。”大伯父挂断电话,看向儿子,“如你所愿,你二叔让你们一家一起去。”

“好嘞!”楚新刚兴奋的跳起来去给妻子打电话,岳母身体不太好,妻子昨晚没回来。

而那边,楚父一脸担忧的看着女儿:“你大哥他们去真的合适?”

“战平说让他们去,那就去吧。”楚新蓓长舒一口气,“谁让你把电话免提了,正好就让战平听到了,他也是怕咱们这边难做,就说都一起好了。

不过,他当时是和我说,本来他打电话也是想和我说说,让咱们家多去几个人,免得人少了,看着他们那边人多会紧张,我也不知道他是故意安慰我,还是真的是这么回事儿。”

楚母接话道:“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现在不去,定亲结婚的时候也得去,去吧,人多了还热闹,还能壮壮胆气,再说了,新刚和他媳妇儿都是见过世面的,不会丢了咱们的人的,天豪虽说是宠了些,但是在外人面前,还是挺懂礼的。”

……

车子驶进夜家大院儿,楚家人就觉得眼睛不够使了。

听说过夜家的不凡,但是真见到了,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他们那所谓的豪宅,和这古色古香的世家大院一比,根本就是农舍,一向在家里无法无天的楚天豪,一双大眼睛都呆愣起来。

“夜小南夜小北……”下了车子,看到站在一群大人面前的俩小身影,楚天豪的小脸一下子臭了下来,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俩抢了他风头的混蛋了,他不是没暗自给他们使绊子,可惜,每次摔的鼻青脸肿的都是他,偏生他又抓不到把柄告他们的状,反正长这么大他吃过的所有的亏,都是拜这两位所赐!

小南小北看到楚天豪也是微微有些愣,随之对视一眼,撇了撇嘴,他们不喜欢这个无法无天的小霸王!而且是特别不喜欢!

“怎么了?”留意到一双儿女的表情,洛叶俯下身子小声问询。

小北就凑到妈妈耳边儿道:“那是楚天豪,最喜欢欺负同学了,还特别势利眼,好几次想欺负我和哥哥,不过他没占着便宜。”

他要是能占着你们的便宜就怪了……暗自诽腹一句,洛叶小声叮嘱一双小儿女:“不管你们平时多不喜欢他,今天没必要表现出来,今天是为叔叔的亲事,咱们要好好招待客人,明白吗?”

“妈妈,你这是在侮辱我!”小南不满的哼一声,走到了爸爸身边儿。

客人已经到了面前,大家开始互相介绍打招呼,洛叶只好拖着女儿的小爪子上前和对方寒喧,还好,小南虽然表示了对楚天豪的鄙视,却并没有并着大家的面子给对方下不来台,双方做介绍的时候,他还主动先打了招呼,并且表明,他和楚天豪是同学。

比较起来,楚天豪小盆友的表现就弱爆了,在小南说出他们是同学的时候,小霸王嘴巴一扭,脑袋一歪,那叫一个傲气!

楚家长辈的脸都绿了,但自家孩子自家知道,要是他们这会儿敢当着所有人的面教训他,他就能撒泼耍耍横的把他们的脸丢的更大!

这会儿,楚新刚也后悔带儿子来了,早知道,他就不利用儿子达成自己的目的,而是自己和堂妹谈就好了。

夜老太太看出楚家人的不自在,就冲儿子儿媳妇们使个眼色,大家就各自招呼一个,亲热的拉着手进了正厅。

待一行人坐下后,楚父楚母的心又提了起来——夜家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有压力了!

而楚新蓓的大伯父和大伯母被楚天豪刚才那么一闹,满心只担心孙子会不会再惹乱子,神色也有些恍惚。

早知道孙子和这家的小孙子小孙女是同学,他们说什么也不会带他来,自家孩子自家知道,在家里是小霸王,在同学中,更是容不得比他强大的存在。

之前总听孙子说班里来了俩讨厌鬼,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夜家的宝贝,要不然,他们肯定在此之前好好劝导孙子,让他和对方搞好关系。

可惜,一切没有早知道,他们现在除了担心,还是担心……

做为小辈的楚新刚和辛芹总不能长辈不说话,他们来说。

是以,一时之间,厅里的场面成了,夜家人问,楚家人答,还是几个字几个字的往外蹦。

老太爷用拐棍戳了戳夜老爷子。

夜老爷子就赶紧站了起来,满脸笑容的看着楚家一众人等:“我家老太爷年事已高,不及插手家里的事儿,现在家主是我,那么,我就来说几句。

今天是为了战平和新蓓的婚事咱们两家人见个面,商讨一下定婚和结婚的事儿,夜家在外界的传言下,可能会让你们有些压力,但咱们是为了孩子的亲事,不存在那些传言的问题。

你们有什么要求有什么想法儿尽管提,只要我们能满足的,一定会让你们满意,相信咱们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就是希望两个小辈儿,能在一起,幸福的走过一辈子,对吧?”

楚父楚母对视一眼,连连点头:“是,是是是……”

“老爷,有人闯进来了!”还未等夜老爷子说话,负责夜家安保工作的头儿急急的跑了过来,他话音落下的同时,隐隐的看到几十名身着迷彩劲装的男子正快步往这边走,不断有人停下和拦阻他们的安保对打。

“是老严的人?”远远的看清走在前面的男子,夜家安眉头皱起来,“他这个时候搞这一出是想干什么?”

“我倒想看看他想干什么。”夜轩起身走到门前,如门神一般拦在了门口。

面对这突然的变化,楚家人的表情比刚才还要难看,无论是身为普通百姓的楚父楚母,还是身为暴发户的大伯父大伯母,对于这种场景,都有着本能的恐惧!

领头的男子是严老的手下龙建,来到夜轩面前,他敬个礼:“我是奉命来请洛叶同志,请您认开!”

“为什么?”夜轩纹丝不动,“她是我的妻子,你请她去干什么,必须先和我说清楚,否则,我不可能让你们带她离开这个门。”

“请不要逼我动手,我是奉命行事!”

“好一个奉命行事!”夜轩冷笑一声,“敢情,我妻子救人还救出错来了?就你这个态度,休想!”

“夜轩,我敬你是一条汉子,不要让我看不起你!”

“我不需要你看得起!”

眼看着门口的俩男人要打起来,洛叶在儿子女儿脸颊上各亲一下,又冲长辈们笑笑,起身走到门口,对夜轩道:“我跟他去。”

“不!”夜轩仍是拦在那儿,“他们这个态度,我不允许你去!”

“我不在意。”洛叶轻轻抚抚他的后背,“有些事情,总要解决,而且,今天是战平大喜的日子,不要闹的太僵。”说着,她把声音压的极低,“你不认为这事儿来的正好嘛?”

夜轩微微一愣,明白了她的意思,叹一声,回头看着她,小声道:“战平要娶的是妻子,不值当的你用这种方式给他试金。”

“正好遇到了,试试又如何?”洛叶冲他笑笑,“而且,你认为他们敢真的伤害我吗?如果我不去,才真的会让有些人得逞,你要相信我!”

“好,我相信你!”夜轩搂住她用力拍拍,“你在哪儿,我在哪儿!”

……

夜家要倒了,势大必被摧之!

夜家温家都长不了了,枪打出头鸟,这是必然的!

还有那个洛正刚,也干不长久了,靠女儿升下来的,自然也会被女儿连累到无官无职!

大家的机会终于来了,这莫大的市场,可要怎么分才好啊?!

……

接下来的几天,各种传言风起云涌。

夜轩每天早出晚归,夜家的一众人等也都每天行色匆匆。

小南小北每天去学校,和他们关系好的已经从十几个,变成了固有的那五个,因为楚天豪说了,他们的妈妈犯了罪,被带走了。

……

诺大的会议室里,五位威严的老人依次而坐,洛叶就坐在他们的对面。

就这样对视着,已经足足十分钟。

“哈哈哈……”为首的一位终于爽朗的大笑起来,“洛大校,你果然不错!”

洛叶淡淡看他一眼,没吱声。

“在生气呢?”

“……”

另一位老人见洛叶沉默反抗,就笑呵呵的道:“小同志,偶尔受点儿委屈是正常的,怎么可以用这种消极的情绪来面对呢?”

“……”

“小洛,我知道你很失望,说真的,我对这种做法也很失望,但是,为了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们必须用这种方式,还请你谅解!”

说这话的是洛叶的老熟人,朱红雨的爷爷朱老爷子。

对他,洛叶是尊重的,就叹口气:“朱爷爷,换做是朱红雨,她会怎么做?”

“如果换做是她……”顿一顿,朱老爷子苦笑,“第一,她当时大概就会反抗,第二,她现在肯定因为自己的喋喋不休累到虚脱,所以说,她和你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按照朱爷爷的意思,我应该感谢给予我这样的待遇?”洛叶的语气中满是嘲讽,不管是何种原因,她都认为是对她极大的侮辱。

要不是为了一大家子人,要不是不希望闹到后果无法收拾,她大概早就一走了之了,无论待在哪儿,对她来说,离开是难事儿吗?

自从那天把她从夜家带走,她就被关在了一个四面密封的基地,没有一个人,食物和水,都需要她自己想尽办法才能找到,到今天,正好是第七天,然后,她被带到了这儿。

当然,如果她想反抗,没人可以把她带到这儿。

而她愿意忍,除了顾念一大家子人,还有就是,她想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这决定着她以后到底要做什么!

其实,坐在这儿,看到这五个人,她已经大致清楚他们的意图,可是,那份愤怒,却不可能就此消散弥尽!

为首的老人叹一声,道:“这七天,对你来说,很漫长,也很失望,对我们来说,同样的很漫长,也很失望。

第一天,两名部级官员结束了任职,第二天,又两名部级官员结束了任职,第三天,一名副国级官员结束了任职,第四天,五名厅级官员结束了任职,第五天,又一名副国级官员结束了任职,第六天,十六名副厅级结束任职,第七天,总算是归于平静。

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应该清楚,就你自身来说,神秘的事情太多,我们能压的都压住了,因为我们很清楚,你是个一心为国的好同志,我们不能让你这样的好同志寒心,而且,我们也希望,你能一直给予我们的国家这份守护。

但是,有些人难免公有些想法儿,难免会做出些小动作,而这些年,夜家温家的发展摆在那儿,以及与之关联的武家曲家凤家,个个不容小觑。

相信这些,你自己心里都非常清楚,所以,我们也是权衡再三,才选择了这个办法,其实这也是在赌,如果我们看对了你,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如果我们看错了你,那代价,绝对是我们死一百次都无法弥补的!

洛叶同志,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我们到底是看对了你,还是看错了你?”

我们到底是看对了你,还是看错了你?

很简单的一句话,洛叶却是泪如雨下,她哪能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从这位老人开始讲述的时候,她就明白,她错怪他们了!

他们用这种方式,顺应某些人的意,把她隔离了出来,就是为了事后不让这一切和她沾上关系。

而为什么偏偏是她?

因为,这一切的利益链的关键人物,是她!

同时,他们也告诉了她他们的选择,守护的责任,希望她能担下去!

这是莫大的信任。

对于她的神秘力量,他们选择了沉默。

其实,这也是太多人质疑的地方。

的确有一些具备过人力量的人才,但是像她这样的全才,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像那些人,都是被绝对的限制人身自由,没有任务的时候,都是在固有的地方,过着固有的生活。

有些事情,是不能用道理去衡量的,看的是两个字,信任!

最简单的两个字,想要做到绝对,却是最难的。

而现在,他们给了她信任,也等于给了她承诺,她的生活将一如往昔,而与她有关的一切利益链,将一如往昔,甚至,一切,将更胜往昔!

七天的苦难,换来的是家人一世的无忧,值!

七天的苦难,换来的是她从此的自由自在,值!

她站起身,冲五位老人一一躬身!

这,就是她的回答!

“好!好!好!”为首的老人连赞几声,看向朱老爷子,“我很庆幸,听了你的,我也很庆幸,相信了你!”

……

经了这次的苦难,洛叶的军衔从大校直接跨级为少将。

二十七岁的少将,她前途耀眼的让人不敢想像!当她肩膀扛上那颗大星星的时候,连她自己都没法想像!

这是对她救灾事件的承认,这是对她所做一切的承认!

走出授衔大堂,被明媚的阳光射到时,她不自觉的抬手蒙住了眼睛,七天没见阳光,又是经暗道带过来,她对阳光有了刹那的不适应。

感觉到腿边柔柔的触感,她挪开了手,入眼,是两张笑的阳光灿烂的小脸儿,一双小儿女,一左一右揪着她的裤筒,正巴巴的望着她。

“叶少将,恭喜!”

她抬头,丈夫正站在对面,满脸笑意的看着她。

这时候,任何的话语都是多余的,她只是恬淡的笑着,心里,从未有过的坦然和幸福。“回家吧!”这会儿,她最想做的事儿,就是回家,和所有的家人在一起,分享这份喜悦。

“好。”夜轩上前把起一双小儿女,冲妻子笑笑,“车子不让我开进来,所以,咱们要走出去喽。”

洛叶好笑的睇他一眼:“他们要是敢让你开到这儿来,除非是不想活了。”

“妈妈,你这算是升官了吗?”上车后,小北一脸好奇的盯着洛叶问道。

“你认为爸爸会骗你吗?”小南瞪一眼妹妹,一脸不悦的道。

洛叶看向夜轩:“看来,这几天你在儿子心中的形象高大了不少嘛。”

夜轩得意的笑:“我本来就很高大嘛。”

“妈妈,爸爸也升官了,而且爸爸说了,二年以后,他也调回京城来,陪着爷爷奶奶一起。”小南脸上的得意表情和爸爸如出一辙。

见妻子看向自己,夜轩点头:“是的,我们误会了,一切其实早就有准备,你刚被带走后,我就闯到了老首长那儿。

他当时什么都不能告诉我,还被我说了一堆不好听的,现在想想,真是挺不应该的,好在,有江叔叔劝住了我,要不然,我还不定做出什么事儿来呢。

昨天,关于我升职的位命书已经发到了A市,齐斌现在真的成我的助手了,以后,我和他的组合,就和爸爸和宋叔叔的组合一样了。”

“太好了。”洛叶长舒一口气,“有些时候,以为走到了绝境,一回头,却会发现,我们面对的是更美的前景,对了,那天我走了以后,楚家人的表现怎么样?”

小南小北就齐齐撇了撇嘴。

“新蓓和战平的婚期已经定了,不过,婚宴的时候,新蓓大伯一家子大概是不会参加了。”夜轩边说边摇头,“那天你前脚刚走,楚家大伯几口了后脚就走了,那表情,生怕沾上什么传染病一般。

倒是楚新蓓的父母,一直讷讷的坐那儿,后来,只说了句,他们同意这门亲事,他们认这个亲家,开始的几天,摸不清实底儿,夜家也没和楚家联系。

直到前天,一切都处于明朗化了,爷爷奶奶怕楚家那边多想,就亲自去找他们商谈了婚事,楚新蓓的父母表示,一切听咱这边的。

爷爷奶奶就把查黄历的日子告诉了他们,然后,一切就算是定下来了,估计他们这会儿还以为夜家要出大事儿呢。”

“越是这样,才越说明这家人可交。”洛叶长舒一口气,“这样也好,我还一直担心,别再因为这事儿,又害得战平重新特色女朋友,那可真要把七叔七婶给愁死了。”

“七叔七婶才不会愁呢,现在每天都乐呵呵的,奶奶都说了,七叔从娶了七婶,就没见俩人感情这么好过,看来啊,那天七叔道歉是真道对了。”

“男人嘛,说声道歉其实不丢人,只不过,好多男人搞不明白这道理,总以为大男人,要宁折不弯,其实,那要分对象的。”洛叶边说边拍拍儿子小脑袋,“这话你得听着,你用得上。”

“妈妈,我才六岁……”小南一脸无语的看着自家升了官的老妈,他咋觉得,老妈升了官,不但没威严,反而更没个大人样儿了呢?

不过,他喜欢这样的妈妈,其实,他今天一直在担心,万一妈妈也变的像七奶奶一样,可咋办呢?现在看来,他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

“叶儿,你的工作怎么安排,说了吗?”夜轩突然问道。

迟疑一下,洛叶歉意的看向一双儿女:“小南小北,妈妈本来说了,这两年要一直在家陪着你们,但现在看来,妈妈要食言了。”

“妈妈又要回去上班了吗?”小北一脸失望的看着洛叶问道,她现在知道了爷爷奶奶和太爷爷太奶奶离开她和哥哥的寂寞,是真的不舍得离开他们,可是,总见不到妈妈,她也好难过。

“是的,妈妈又要上班了,但是……”顿一顿,洛叶才道,“但是这次上班的地点,是京城,你们还是可以每天看到妈妈的。”

“真的?”

小南小北几乎齐声问道,声音中是压不住的兴奋。

洛叶点点头:“当然是真的。”

犹豫一下,小南看向洛叶:“可是妈妈,如果是做你不喜欢的工作,还是算了,我们不想妈妈不开心。”

“我儿子真懂事儿……”说完见女儿也巴巴的看着自己,洛叶就再揉揉女儿的脑袋,“我女儿也真懂事儿,放心吧,我还是女子特战队的头儿,不过,我们从下个月起,正式迁址京城,以后,就常驻京城了,而我,也不需要天天盯在那儿,只要把一切管理工作做好就行了。”

这次,连夜轩都长长舒了口气,他一直都清楚,妻子是与众不同的,她的才能如果真的埋没在家里,她不会快乐,他也不会快乐,现在,总算是一举两得了!

不过,妻子似乎忘了什么。

他把车子停在路边,回头认真的看着对方:“你心里似乎只有儿子女儿了,是不是?”

“醋坛子!”洛叶戳他脑袋一把,在他额头轻印一吻,“你也可懂事儿了!”

夜轩:“……”好吧,其实他要的就是这个,和儿子女儿一样的待遇,他就很开心了!

车子继续前行,视线落在那宽厚的肩膀上,洛叶心里涌上融融的暖意,曾经那么霸道的他,性子变的如此淳厚有趣儿,若非爱到极致,哪会如此?

时至今日,她想要的一切,终于都如愿以偿了,从此,她要和他一起,共同守护属于他们的这份幸福,天荒地老!

全文完!

《军妆》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笔趣阁wu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笔趣阁wu!

喜欢军妆请大家收藏:(m.wenjianwu.com)军妆笔趣阁wu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至强兵锋 将血 绝世之天命成凰 万古神帝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武神至尊 没齿 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 奸臣 捡个杀手做老婆 宠物小精灵之庭树 血源纪元 仙逆 极灵混沌决 我在年代文里暴富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透视小医神 郓城法医打包走 锦绣田园:农门辣娘子 女总裁的王牌高手
经典收藏 告别的时刻 天价前妻 重生之千金要复仇 重生辣妻:墨少的名门私宠 权少的豪门契约 重生之复仇女王 天价婚约 重返1985 夜阑京华 躁动 氪金系统附身之后[综英美] 全帝国氪金养我 天才萌宝:慕少,强势宠 腹黑总裁要抱抱 食局 带着城市穿七零 兔子压倒窝边草 尖叫女王 明月度关山 每天都在被侦探逮捕的边缘试探
最近更新 余生有你,甜又暖 天价老公霸道宠 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 红尘篱落 八零好媳妇的岁月[古穿今] 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 骑遇 腹黑萌妻要逆天 大小姐她又美又飒 重生九零做团宠 穿成八零异能女 蜜吻999次:乔爷,抱! 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萌宝通缉令:天价俏逃妻 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 被渣后我重生了 一胎双宝:慕少你老婆跑了 退休救世主返聘日常 战少,一宠到底! 我是女炮灰[快穿]
军妆 赵暖暖 - 军妆txt下载 - 军妆最新章节 - 军妆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